宗晓军

搜索 "宗晓军" ,找到 部影视作品

导演:
剧情:
改编自知乎作者许久望川同名小说,讲述了患有怪病的贵妃苏秦(黄杨钿甜 饰),被打入冷宫后偏遇黑衣人“病中病”劫持,并以与摄政王陆寰(张景昀 饰)相守成婚为条件达成“弑君”协定,在刺杀风波中二人共赴生死逐
导演:
剧情:
  美国医生马海德来到中国上海,经宋庆龄介绍,于1936年夏到陕北苏区进行医疗考察。在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和红军将领以及苏区群众的感召下,他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,留在延安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。他曾经有三个
导演:
剧情:
苏淳与郭海萍(海清 饰)夫妻感情甚笃,但因钱少难以在江州买房,只得暂住弄堂。海萍极力想改变困境,但苦于房价压力,即使产下一女,也只得送回家乡由父母代为抚养。海萍的妹妹海藻(李念 饰)大学毕业后,与公司
导演:
剧情:
1937年8月,淞沪会战之前,上海的蓝家大小姐蓝胭脂因为一盒胭脂,被意外卷入了国民党救国会与日本特高课的对抗之中,揪出了潜伏的日方间谍——上海军需处处长冯子雄,然而他正是胭脂的闺蜜冯曼娜的父亲。冯子雄
导演:
剧情:
  某街区五位背景各异的老太太,悠然过着各自的晚年生活。梅姨开着一家咖啡馆,儿子的去世成了她内心挥之不去的痛。而服务员小雪的出现,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。宋老师日日来去奔波,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,却
导演:
剧情:
电视剧《九死一生》讲述了旧上海时期,中共地下党员与国民党特务、日军特工之间在地下战场上展开殊死搏杀的传奇故事,该剧涵盖谍战、黑帮等多个元素。
导演:
剧情:
 雍朝浮世,礼部侍郎兰珏(井柏然 饰)常年斡旋于朝堂纷争,看似温润优雅顺风顺水,实则背后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成长史。在一次秘密行动之中,兰珏偶遇孤身进京赶考追寻理想的案痴少年张屏(宋威龙 饰),赤诚天
导演:
剧情:
子初(张一山 饰)、知了(彭波 饰)和立人(段钧豪 饰)是在建筑公司里打工的默默无闻的工人,建筑公司老板李万基(洪剑涛 饰)拖欠了三人巨额的工资,无奈之下,本来毫不相干的三人只得聚到一起,为他们的钱包
导演:
剧情:
  熟女堂珍(闫妮饰)还有另外一个名字—“夏百合”,曾经她用这个笔名创作了热门小说《落在胸口的星星》。同时她也以“夏百合”的身份活跃在网游世界中,并与阳光大男孩小健(杜天皓饰)相识,小健是作家“夏百合
导演:
剧情:
 在这个只存在于镜像时空的“三界城”里,有一个能通过交易帮人实现任何愿望的“三界交易所”——只要交易者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。掌柜晋尧守在交易所里,通过这种方式收集欲望的能量,维持欲望的平衡。某天,女孩安
导演:
剧情:
一群体重过人的小胖墩被父母逼着,为减肥来到了夏令营。路上,两个偷窃了国家生物基地克隆晰蜴的罪犯阿乌、阿元躲到了夏令营的车上,一不留神把装晰蜴的包和胖墩装肉松的包混在一起。无奈之下阿乌、阿元以厨师身份
导演:
剧情:
抗战期间,中共特工茅远征救下了孤儿常平安,自己却被军统特务曹若飞所杀。抗战胜利后,已经与王小玉结婚、但仍然一心复仇的常平安进入了军统保定站,并发现当初杀死与他情同父子的茅远征的人,正是自己曾经暗恋的傅
导演:
剧情:
墨连城再次回到险象环生的东岳国,却万万没想到,墨连城与过去的自己狭路相逢——两个“八王爷墨连城”竟同时存在,且另一个八王爷对曲小檀的爱同样势不可挡,八王爷晋升成为实力远超墨奕怀的“新头号情敌”!墨连城
导演:
剧情:
子初(张一山 饰)、知了(彭波 饰)和立人(段钧豪 饰)是在建筑公司里打工的默默无闻的工人,建筑公司老板李万基(洪剑涛 饰)拖欠了三人巨额的工资,无奈之下,本来毫不相干的三人只得聚到一起,为他们的钱包
导演:
剧情:
熟女堂珍(闫妮 饰)还有另外一个名字—“夏百合”,曾经她用这个笔名创作了热门小说《落在胸口的星星》。同时她也以“夏百合”的身份活跃在网游世界中,并与阳光大男孩小健(杜天皓 饰)相识,小健是作家“夏百合
导演:
剧情:
美国医生马海德来到中国上海,经宋庆龄介绍,于1936年夏到陕北苏区进行医疗考察。在毛泽东等中共领导和红军将领以及苏区群众的感召下,他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生活,留在延安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。他曾经有三个梦想
导演:
剧情:
苏淳与郭海萍(海清 饰)夫妻感情甚笃,但因钱少难以在江州买房,只得暂住弄堂。海萍极力想改变困境,但苦于房价压力,即使产下一女,也只得送回家乡由父母代为抚养。海萍的妹妹海藻(李念 饰)大学毕业后,与公司
导演:
剧情:
有一对亲兄弟大喜和二喜。大喜为了追求经济利益,经过苦心琢磨,开办了一家名为“成人之美”的策划公司,其弟二喜自幼正直善良,跟哥哥行事风格迥异。这天,大喜接了一单生意,要他拆散当地一富豪的婚礼,若办成了酬
导演:
未知
剧情:
 聂风(赵文卓 饰)依旧被魔性控制着心智,并因此同步惊云(何润东 饰)展开了一场恶战,势均力敌的两人一时间难以分出高下,双双跌落山崖,聂风因此而恢复了本性,而步惊云却就此失去了音讯。聂风本以为步惊云已